?
收藏本站|網站地圖|聯系我們|English|中國科學院|西北農林科技大學
中國科學院水利部水土保持研究所
圖片新聞
綜合新聞
學術活動
科研動態
學術論文
 
當前位置:首頁 > 新聞動態 > 科研動態
【轉載】構建陜北黃土高原鄉村振興規劃需重視四個生態問題
2019-05-31| 信息來源: | 【 【打印】【關閉】

   

  

  實施鄉村振興戰略關系到全面建設社會主義現代化國家的全局性、歷史性任務,是新時代“三農”工作總抓手。榆林市榆陽區是第二批全國農村集體產權制度改革試點單位,改革思路清晰、措施得力、成效突出,成為全國農村集體產權制度改革和鄉村振興建設的典型。5月中旬通過對陜西榆林鄉村振興建設的調研,實地考察了黃崖窯村、趙家峁村、白舍牛灘村等示范村的產權制度改革、鄉村旅游開發、田園綜合體建設等工作,詳細考察了其改革歷程、規劃概況和農村發展模式等。

  通過調研,感到榆林榆陽區在農村土地產權改革、鄉村振興地域模式、民生改善方面開展了積極穩妥而富有成效的探索,有不少值得深入學習與總結的新內容、新做法、新思路和新模式,也有利于黃土高原地區其他地方在實施鄉村振興戰略過程中學習借鑒。結合多年黃土高原農業生產與生態建設的研究成果,認為構建陜北黃土高原鄉村振興規劃需重視的四個生態問題。

  一、構建適合當地資源稟賦的鄉村振興地域模式 

  目前榆陽區編制了三個規劃,《榆陽區鄉村振興示范村規劃建設導則》將村莊分為集聚提升類、城郊融合類、特色保護類和搬遷撤并類等4大類,并提出了有針對性的建設引導細則,供全區建設參考;編制了《25個市級鄉村振興示范村建設五年規劃》,突出產業發展和生態宜居鄉村建設。但從調研的黃崖窯村、趙家峁村、白舍牛灘村鄉村振興示范村建設情況來看,三個示范村均按照旅游觀光路線來設計,趙家峁村和白舍牛灘村模式具有特殊性,不具有區域可推廣性和可復制性。

  西北農林科技大學在2018年和2019年組織3000多名大學生,對西北地區345個縣、31388個鄉村廣泛調研的基礎上,對西北地區鄉村類型與特征進行歸納總結,提出西北六省區鄉村類型涵蓋了生態保護型、糧食主導型、特種作物型、果蔬園林型、城郊結合型、文化傳承型、鄉村工業型、草原牧場型、畜禽養殖型、鄉村旅游型和多元發展型11種。

  榆陽市鄉村類型劃分還較為粗糙,缺乏產業指導性,須從榆林鄉村的健康狀態、資源稟賦、生態環境與社會服務等特征出發,從鄉村振興地域系統結構、功能研究切入,探究“綠水青山”系統功能發揮不充分、鄉村發展自然環境-經濟系統不協調等現實問題,著眼“綠水青山”永續發展的鄉村地域系統重構機理與類型,梳理提出不同問題趨向、不同目標導向的鄉村振興地域模式與可行途徑,研究創建生態保育、生產發展、生活富裕的“三生”融合新目標、新格局,健全加快推進新時代農業農村現代化新機制、新動力。

  二、探索鄉村富民新途徑的內生發展模式 

  怎樣維持和提升生態系統服務功能的關鍵是要充分考慮由于生態系統復雜性等諸多因素所引起的不確定性,要合理應用新的技術手段和思路,全面提升服務功能的總量,以滿足人類社會發展的需求。生態系統服務指人類從生態系統獲得的所有惠益,包括供給服務、調節服務、文化服務以及支持服務。

  從實地考察的黃崖窯村、趙家峁村、白舍牛灘村三個鄉村振興示范點來看,都是以文化服務功能的開發為主,黃崖窯村以“蘋果紅、油菜香、農居美”為特點的鄉村旅游觀光,趙家峁村以“自然觀光、文化體驗、高端度假、 農業休閑、康體運動”等特征的鄉村旅游、白舍牛灘村以“草原文化+農耕文化結合的草灘風情田園綜合體”為的鄉村旅游,三個示范村都是基于農村集體產權制度改革的鄉村旅游為主體功能的成功典型。

  三個示范村由于受到地理區位、資源稟賦、生態環境、主導產業、社會經濟、文化教育等因素的制約,其生態功能的整體發揮受到了較大的限制,如何在村、區、市和區域不同空間尺度下,根據不同生態系統恢復目標和標準,遴選產業增收案例、農業綜合開發、土地規范流轉、生態環境補償、企業帶動增收等關鍵技術,推進合理可行的生態服務功能的增值增效技術,進行成功恢復的評估和生態恢復效力的評估,對于緩解生態環境退化,提升“綠水青山”的生態價值具有重要的理論和現實意義。

  三、嚴格保護生態環境、踐行“兩山”理念 

  榆林市地處黃土風沙丘陵區,長城一線以北屬毛烏素沙地,是農牧交錯地區,屬典型的生態脆弱區和敏感區。近年來,通過退耕還林和人工造林種草構成喬、灌、草復合的沙區生態系統,榆林市的生態環境趨于穩定和好轉,取得了舉世矚目的生態治理成就。

  在榆林實地考察中,原本生態恢復綠山和農地被大量的開發,土壤與沙漠大量裸露,同時也缺乏水土保持防治措施,如果遇到降雨,將會產生嚴重的水土流失。黃崖窯村種植油菜的上千畝川地,半年時間(5-10月)地表無附著物;趙家峁村的坡面裸露,原有山地植被破壞嚴重,極易引起水土流失與揚沙,這也是該區域風蝕和沙塵的重要原因。

  榆林市是典型的農牧交錯區,在陜西省生態功能分區中,明確提出該區要控制土地開墾,合理利用水資源,保護濕地,保護沙生植被,控制放牧與樵采,營造防風固沙林,退耕還草,發展人工草地,恢復天然草原植被,從而實現土地沙漠化控制功能。但目前鄉村振興過程中,各地的土地整理開發程度與強度與此要求相悖。據西北農林科技大學水保所的研究表明,毛烏素沙地要有效減少和防治風蝕,植被覆蓋率必須達到40%-50%的水平;而要保證在最高風速風蝕輸沙得到有效控制,植被覆蓋率必須達到60%-70%的水平。因此,降低毛烏素沙地土地開發強度,將提高現有土地質量放在農業綜合開發的首位,重點研發與集成區域“綠水青山”主體功能維持與價值提升技術;開發并優選“綠水青山”提質增效關鍵技術與新型特色生態產業培育技術;與工業與農業發展聯合的“綠水青山”快速培育技術與示范。

  四、規劃面向“2030目標和2050愿景”的區域“三生”空間布局 

  雖然榆林所在的毛烏素沙地采取喬—灌—草相結合,人工—飛播—封育相結合,植治—水治—土治相結合,實施一改三化八配套等一系列綜合治理措施,植被覆蓋率達到40%-50%,使流沙得到了有效生態治理,成為全球防治荒漠化的典范。

  目前,黃土高原在生態治理方面已取得了區域性和階段性的成果,但與新時期生態系統保護、生態系統功能的有效發揮戰略目標仍有差距,尚不能滿足區域綠色發展和美麗鄉村建設對科技支撐的需求。同時,毛烏素沙地不少區域屬國家沙化土地封禁保護區,生態保護和修復是當地土地利用的核心和關鍵。我們研究了榆林市神木市的“三生”(生態、生產與生活)空間分布格局及變化趨勢,神木市2015年“三生”空間分布較為分散,其中,生態空間面積最大,占全市總面積的83.3%,生活空間面積最小,占全市總面積的2.6%;在1990-2015年間,神木市的生產空間和生態空間總體呈現下降趨勢,生活空間呈現增長趨勢,三類空間面積變化幅度較小,總體呈現較穩定的空間格局。

  未來如何從區域整體生態功能改善和經濟社會發展的視角,面向“2030目標和2050愿景”,明確該區域生態保護與修復中“三生”空間格局,不同類型區生態產業布局與優化,“三生”空間的耦合機制、模型與優化決策,實現“綠水清山”的關鍵技術與產業化、商業化模式等,都是實現未來黃土風沙丘陵區建設美麗家園亟需探索與研究的問題。

    作者信息:上官周平,西北農林科技大學 中國科學院 水利部水土保持研究所教授;張行勇,中國科學報社 記者 

      原文鏈接:http://news.sciencenet.cn/htmlnews/2019/5/426929.shtm?from=singlemessage

中國科學院水利部水土保持研究所
新疆十一选五开奖结景